俞向安和林川柏被突然出现的高益眉吓了一跳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  “我来找你在路上遇到了小林同志,看着眼熟,后来发现我们方向一致,原来他是来这里找你的啊。”

  她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。

  这是什么运气?

  他们两个人约的地方每次都不一样,这一次俞向安是不想拿着太多的东西,因为这么多东西她不能不做点样子,如果远的话她是给自己找麻烦,所以就约了他们食品厂附近的偏僻地方,然后就被高益眉给遇到了。

  该用什么理由糊弄过去?

  刚刚他们其实也没有泄露太多内容。

  俞向安灵光一闪“就跟你在厂里的小姐妹一样,他吃过一次我做的卤味,觉得好吃,你懂的,就跟你在厂里一样。”她露出一个暗示的微笑。

  高益眉动了动鼻子,好像是闻到了卤味的香气。

  她有些失望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不就是说他们这只是纯洁的交易关系?

  她还以为他们两个有点什么。

  不过失望归失望,小姐妹的名声是要肯定的,“这样啊?小安的厨艺是没得说。”她笑着竖起大拇指,“我吃过一次以后就念念不忘了,你的眼光不错。”

  林川柏看她信了,嘴角抽了抽了,“对,我明白的,但是这是不适合声张。”

  高益眉理解“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  林川柏内心还有些后怕,在心里反省自己,他是想着被人发现了也无所谓,有借口圆过去,就没怎么注意身后。

  他不应该这么大意的,他身上有秘密。

  要以此为戒,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这种被人偷偷跟在后面,他却没有发现的事情了。

  他点了点头,“那我先离开了。”

  俞向安“你慢走。”

  林川柏提着篮子离开,高益眉夸俞向安厉害,“小安,可以啊,不过如果知道的人太多,会不会出什么事情?”

  “知道的人并不多,就他还有他要好的朋友知道,我们这是朋友,朋友交换点吃的,没事的。”

  高益眉转念一想,也是,他们又没有用钱买卖,能有什么事儿啊。

  “这样的话要不要我帮你宣传一下?”

  她现在就是在厂里要好的小姐妹那里宣传,其他的地方没有声张。

  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忙!忙不过来,我还有工作要做,这样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  短期内俞向安没有扩大的意思。

  “这倒也是,不能耽误正事。”工作才是最重要的,这只是外快,有的话日子能过得轻松一些的话,正经工作没有了,是会喘不过气来的。

  等到林川柏回到家里的时候,他已经分出了一部分香菇肉酱和卤豆干,打算给爷爷他们,他相信他们会喜欢的。

  确实,林杜仲尝了一下这个香菇肉酱之后,立刻就让他请人帮忙再多做一些,他们自己出肉。

  同样品尝到嘴里的徐海荔没话说了,她本来想还挑挑刺的,但是吃着实在是觉得好吃,挑不出毛病,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做的?

  她仔细观察,肉被切成了小丁块,颜色有些焦黄,看着要么是煎过,要么是炸过,混合着香菇粒、花生碎,一口咬下去,口齿留香,回味无穷。

  林季青对这个肉酱还好,但是对卤豆干十分上心“这个,好吃!”

  林南星吃着,看着带回来的这一罐子,表示“二哥,能不能分出一些给我,我想要在厂里的时候也能吃到。”

  林季青“还有我。”

  林杜仲就看着林川柏,“你朋友让他能想办法弄过来?”

  林川柏“我这也是请人帮忙的,我要先问问。”

  他不能打包票。

  他自己也有给自己开小灶,所以他很明白,做菜其实是挺耗费时间和精力的,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对方是个喜欢下厨的人,每次说起来做菜,她脸上的舒畅明显的吸人眼球。

  人能遇到一件自己喜欢又能因此谋生的事情,是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,更别说在这方面还有足够的天分。

  他现在在学医这方面耗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但是他不敢说自己是喜欢学医的,他学医的初衷是为了以后,抱有很强的目的性,能确定的是他不反感就是了,如果他心里有着不平的话,面对这么枯燥的内容,没办法长期坚持下来。

  或许他现在也有些感兴趣?

  到现在,他还没有生过厌烦的情绪。

  他觉得,自己应该有些喜欢的。

  他在选定历史这个专业之前,也犹豫过是否学医,现在似乎正好弥补了当时一闪而过的缺憾。

  俞向安有一只奶牛在产奶,现在的牛羊是这个游戏系统初始配对的,都是一公一母,也!也就是说一只公牛一只母牛,一只公羊一只母羊,按理来说它们是可以继续生小牛小羊的,但是这需要时间,不比她直接买新的牛犊羊仔的快。

  不过这时候买牛犊真的挺难,牛这时候可是大件,机械没有普及,人们干活下地,牛是重要的辅助生产,现在又是集体化,没有哪个是私人有牛的,有的话,大都也是有特殊情况,基本上这些牛都是集体财产,有牛犊,她怎么出面买?她私人出面买吗?

  买来做什么?

  直接吃?

  不过买羊的话那就容易多了,俞向安现在的农场里面,除了初始的那两只羊之外,现在多了三头小山羊。

  多了三头羊对这个牧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这里水草丰美几头牛羊而已,有大把的地方供它们撒欢。

  俞向安就一个人,每天喝牛奶喝羊奶也喝不了太多,她就先存着,之后一部分被她做成了奶粉,一部分被她做成了奶糖。

  偶尔兴致来了,她会动手做一次酸奶、奶酪之类的解馋。

  她不仅要打理西西农场里面的果树、鸭子、鱼群,还有牛羊,她还要一边顾着工作,一边写稿子继续给报社投稿。

  另外还要时不时的盯着俞向居和俞明杰两个小的学习,给他们布置功课,另外还有钻研一下自己的厨艺,她不能固步自封。

  本章节

  每天一边创新还能一边给自己改善口粮、给自己挣零花钱,一举多得。

  转眼间,就到了林杜仲的生日,18号是他的生日,17号她就要开始准备材料了,18号当天做好,然后给林川柏,他再拿回家。

  这是给长辈过寿用的,所以她做的是用黄桃罐头做的黄桃蛋糕。

  在过寿的时候取个好意头。

  俞向安一口气做了两个,一大一小。

  大的给林杜仲,小的自己吃。

  看到成品的时候,很满足,但是手也是真的累。

  林川柏看到这蛋糕别提有多满意了,同时心里也计算着,做了这个蛋糕,上次给她的钱应该都用完了,下次来再给一笔,到时候再一笔一笔的冲减。

  他现在的小金库里钱不多,也有几百块,够他花用了。

  今天林杜仲生日,林川柏的大姐林云苓也特意从市里过来了,她会在这里住一晚,明天早上再赶回去。

  她!她带来了两斤五花肉,一袋麦乳精,还有一盒核桃酥,一双她亲自给爷爷做的鞋。

  林季青和徐海荔作为儿子儿媳妇,在他过寿的时候也有所表示。

  他们也出钱去买了好菜,另外还给他做了一身衣裳。

  徐海荔抠门归抠门,但是对着自己公爹,该大方的时候也会大方,平时从公爹那里得到的好处可不少,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拖后腿,拉低印象分。

  林川穹还在上学,他送的生辰寿礼就是自己优秀的成绩单。

  林川柏跟他大姐是前后脚到的,看到他拿着个木盒,林云苓问道,“你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  林川柏“好吃的。”

  打开饭盒,第1层是一整只鸭子做的老鸭煲,下一层再挪开,就是一个圆圆的生日蛋糕了,上面还用奶油写了生辰快乐,寿比南山几个字。

  一听到有蛋糕,林南星和林川穹都围了过来。

  他们两个吃过蛋糕,但是也就吃过一次,小小一块,现在这个可不小,他们每个人能分到一大块了。

  本章节

  “不是,这是我请别人帮忙的。”他把蛋糕放到边上,“我们先吃饭,吃完了饭我们再吃蛋糕。”

  因着今天是林杜仲的生日,这一桌菜丰盛的堪比过年,林杜仲今天还挺开心的,今天他大儿子也打了电话回来,特意跟他说生辰快乐,他这儿子忙得很,他还记得他的生日,特意打电话回来,林杜仲自然高兴。

  还有他的大孙子在上海也打电话回来了,他昨天就收到了他的包裹,恰好赶在他生日的前一天送到了。

  子孙惦记着他,他自然高兴,加上多少还有他以前带过的学生弟子送来的心意,现在看着这一桌琳琅满目,林杜仲觉得自己圆满了,唯一欠缺的,就是小孩子了。

  “怎么元元没来?”

  元元是林云苓儿子的名字。

  林云苓无奈“本来说要带他来的,不凑巧,下回一定带。”

  徐海荔招呼着“我们该趁热吃了,凉了就不好了。”

  今天的主菜是梅菜扣肉,那肥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到七零当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顶级强者只为原作者大河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河东流并收藏穿到七零当首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