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向安说了很多,平日里她特意控制自己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人和事,但是这一次生日,情感需要一个宣泄口。

  她想要和人一起说说当初的家人。

  她不需要别人做出任何评价,只需要一个沉默的听众,想来想去,最合适的就是他了,他知道她在说什么,不会把她当成疯子或者是傻子,也能理解她的情绪。

  她没有说自己和家人感情和睦,但是她的字里行间,全都体现了这一点。

  这样的话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心里应该是惶然的吧。

  在这样的局面下,她能那么快的适应这里的生活,林川柏觉得她挺厉害的。

  他不一样,他没有牵挂。

  俞向安不知道自己说了有多久,两个人把她做出来的饭菜、奶茶蛋糕都解决了。

  林川柏听着她良久没说话,似乎是说完了,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说起了自己。

  他在现世没有那么多的亲人,唯一一个就是老道士,他收养了他,供他上学。

  老道士有些神神叨叨的,什么都懂一点,总有人请他去做法事驱邪,甚至还会给人看些小病小通,就凭借着这些收入,供着他上了大学,只不过,在他上大学不到一年的时候,他就突发病去世了。

  然后他一颗心就全部扑在了学校,专心在学校里学习,学习之余也会犒劳自己,他犒劳自己的方式就是吃好吃的,他说起了在学校周边觅食的经历。

  “我很喜欢小吃街转角的那一间麻辣烫,每次我去,都会点几十块钱,牛肉丸做的很筋道,汤底回味无穷,还有他旁边那一间面包店,我是常客,经常在那里买面包和蛋糕回去当早餐。”

  “南门门口的流动摊贩有一家卖陕西凉皮的档口,他不是每天都来,凡是来的,都会排长队。”

  “……我在来这里之前刚去了一件间开的菜馆,那里的特色五色丸子我吃着很惊艳,还想着再去第二次的。”

  俞向安现在也变成了一个听众,不过听着听着,她吃惊了,在他说完了之后开口“你是不是x大学的?”

  林川柏“??!!”

  他们两个居然是校友!

  而且他在来这里之前,去吃的那个五色丸子就是去她私房菜馆里的特色菜,也就是说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吃过她做的菜了。

  这是什么缘分?!

  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很久,然后突然笑出声来。

  !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。”

  两个人笑的突然像个傻子。

  在那之后他们似乎还跟以前一样,只是单纯的做菜点菜的关系,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,有些不一样了,他们偶尔遇到事情会跟对方吐槽,两个人的相处,变成了朋友。

  俞向安知道了林川柏平时不吐槽的时候还好,一吐槽起来滔滔不绝。

  “我知道我二婶在想什么,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堂弟她就是不爱学医,他看到就觉得头痛,他自己不乐意的,她拿他没办法,看到我顺顺利利的拿到了工作就一直看我不顺眼,我很无辜,虽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,但是说的那些话、做的那些小动作就让人添堵。”

  “县医院要是有单人宿舍的话,我早就想搬出去了,如果有你们厂这种认购住房也可以,我买一间自己一个人住。”

  “我爷爷也看不惯,但是他一个当公公的不好老是说她,我奶奶很早就去了,我二叔是个闷葫芦,一天都能不说一句话,不说一个字,家里大事小事都是我二婶做主,他没有话语权。”

  “幸好我堂弟没有像她那样,拎得清,不然头痛加倍。”

  “我二婶她就是不放心,不拿到手里的就怕是假的,我爷爷都说过了他了,她嘴上说着好,看到我上班还是眼红,她应该要直到我堂弟有了工作,才能真正放心吧,不过到时候要是他的工作不如我,估计也不会消停,这样一想,果然还是搬出去比较好。”

  “你有自己的房子,真的很不错,现在这时候普遍不怎么重视别人,有个自己的私密空间真的太好了。”

  俞向安也会和她说一些生活中遇到的事情,“我前天跟王副厂长出去,正好遇到了对方厂里有人在闹事,说她的对象在厂里工作的时候,受了伤要厂里负责,还抓着我们两个评理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我们评什么理,她就一直在撒泼打滚,真的是撒泼打滚。”俞向安表示惊讶,“我第1次看到传说中的一泼二闹三上吊的现实版,她真的弄了根绳子,要上吊了。”

  她看的真的叹为观止。

  “事情有了反转,最后问清楚了,是她对象先犯了错,玩忽职守在先,还造成了不小的损失,她之前这个一个字都没提……”

  他们的关系加深了,彼此也会更顾虑着对方的要求,俞向安现在给林川柏做菜的时候更用心了,这确实是她的客人,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。

  !  林川柏吃得一本满足,他也满足了俞向安的需求,拿了一些人参给她,对她嫂子也更加关注了几分。

  他们两个的交情突飞猛进,俞青保的进度也没有落后,俞青山在家就教他,在俞青山上班的时候,他就一个人琢磨,等到俞青山回来了,兄弟两个一起琢磨。

  有着俞青山的倾囊相授,俞青保很快就学会了,回到红星大队,召集了人手开始造纸,这父子两个分别占据了两块地方,一时间他们家的名声上涨的厉害。

  大家期待上了,分钱好啊,钱可以买到许多东西,这草纸对他们来说又不是必需品。

  自然是钱更好。

  等到一批成品做出来之后,就由俞胜稳带着人去销售。

  他们已经获得批准了。

  有了个开门红,俞顺稳更有信心了,这一次这么顺利,当然有叶七佳的功劳,但如果是他们的纸张不行的话,对方不会答应的这么爽快,都没有讨价还价。

  然后他一鼓作气。

  从他们这里拿货要低于原本的渠道,在没有额外的利益纠纷的时候,自然会采用他们的草纸。

  为了得到大家的支持,更快的把小作坊升级成工厂,俞顺稳一个月后就把钱拿出了一部分分给大家。

  同样按照公分计算,谁的工分多分到的钱就多,谁的工分少,分到的钱就少。

  这一下子彻底的调动起了大家的积极性,努力干活挣的工分不仅可以分粮食,换砖建房子,还可以变成钱,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偷懒?

  这一次分到的钱是少,但是不看看这才开始了多久,这么快就有收益了,要是一年呢,他们收到的钱会有多少?

  这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。

  事情往俞顺稳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。

  俞青山看着这进度,也十分满意。

  顺利的话,不用很久,二儿子和四女儿就可以回来了。

  在他们两个中要先把女儿叫回来。

  在外地,女儿一个人更需要注意,儿子那边有他媳妇还有小舅子,暂时不用太担心。

  叶七佳到了这时候也进入了临产期,双胞胎一般都会早产,需要额外注意。!。

  叶七佳月份大了,她就在俞家老宅这边住了下来,今年赵巧娘没有找到临时工,就由她帮忙照看。

  这时候提升劳动最光荣,但是她情况特殊,怀了双胞胎,她的上级特意批准她早点放假。

  这也是让俞向安很不赞同的一个地方,这时候提倡大家奉献,之前有个厂的员工肚子老大了还坚守在岗位上,导致孩子也生在岗位上,如果不是幸运,那人的身体也还不错,指不定会出点什么事儿,这本来是不得已的,但是她那变成一个典型,说哪怕是要生了也坚守在岗位不会离开,敬业之类的,给她评了积极分子。

  叶七佳发动的时候是在晚上。

  俞向海被推醒之后,立刻叫醒了俞青山她们,以防意外,因为没到医生推算的时期,他们没有去住院,没想到真的提前了。

  俞向海心慌的不行,叫醒了人就只会着急的围在叶七佳的身边,俞青山指挥,他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抱起她,让她靠在借来的板车上面。

  俞向海的状态太紧张了,是由俞青山来推车的,俞向海就在一边上看着和叶七佳说话缓解她的不安,不过看他这絮絮叨叨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谁缓解谁的不安。

  俞向安跟着去了医院,俞向海现在的状态就别指望他了,就跟一头突然被蒙上了眼睛的牛一样,惊慌失措,拿不定主意,只会一头乱撞。

  直到医生来了,人送进了生产室里,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,俞向安才去跟俞青山说了一句“大嫂的娘家那边我要过去传个信。”

  对方说了很多遍,不管是什么时候,只要叶七佳发动了,都要去通知他们过来。

  俞青山看了看外面的黑夜,不放心女儿一个人走夜路,“我去就好,你在这里守着。”他把兜里的钱掏出给她,“要是要用你就拿出来。”

  看大儿子这样,他八成没带。

  叶七佳这是第二胎了,生的也会比其他坏了双胎的人要稍微顺利那么一些。

  俞向海就一直呆呆地在门外坐着,看着门的方向,听着里面若有似无传来的动静,突然他惊醒了过来,“明杰和小居呢?”

  俞向安安慰他,“他们两个还在睡,你放心,家里有人盯着,在家里睡觉没什么事的。”等大嫂娘家人来了,她就要回去了,等到她回去,赵巧娘!就会带着东西过来。

  没多久,俞青山就带着他的两个亲家来了,他们过来的匆忙,身上的衣服都不怎么整齐。

  看的出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到七零当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顶级强者只为原作者大河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河东流并收藏穿到七零当首富最新章节